【女神攻略】第六章 手机!手机!

雨夜带刀不带伞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作者:ntr

    2016 8 3

    字数:13129

    出了酒店后,张扬与张璐就分道扬镳了,后者谢绝了张扬送她回家的请求,

    自己独自一个回到了住处。

    回去的路上,张璐一个人坐在出租车的后座,看着车窗外的灯红酒绿,一片

    的繁华的夜景在自己眼前匆匆闪过,她心中无端的涌现出一股悲哀情绪。

    曾几何时,她对自己的未来乃至自己的人生有着无数美好的憧憬的,但是现

    在,这一切就像一块完整的玻璃被人恶意的敲破一样,变的支离破碎起来,怎么

    拼也拼不回来了。

    她的心里充满了悲哀,但也带着深深的恨意,恨高翔的这个伪君子,让她毫

    无防备的装进他的陷阱,也恨张扬落井下石,不懂得体谅她,恨自己的愚蠢,

    太容易轻信她人。

    她的心里充满了悔恨,一步错满盘皆输,她想如果自己不要那么傻去相信高

    翔会帮自己处理问题,那么也不会有后面的事情了。

    她也想如果自己没有帮助高翔让他与顾茹合好,张扬也不会迁怒报复与她。

    她也在想如果今天下午自己加坚决果断的拒绝,或许所有的一切也不会发

    生。

    可是人生没有在顾茹面前,眼睛却还是看着顾茹丰满的胸部,以及性感的黑色美腿,

    虽然已经看过不知道起身,将自己的套裙理平,整理一下自己

    的衣服,又来到浴室整理将自己乱掉的头发扎好,补好完妆,感觉自己看上去不

    像是那么狼狈了。

    她终于平静打开门出去了。

    「茹茹 茹茹你听我说,我刚才也是气疯了你听我解释」高翔**

    过后,在一旁休息,开始的时候还没有发现顾茹的异样,只是当她看到那冷冷的

    神色的时候,他突然自己做的有点过火了,看到顾茹从头到尾没有看过自己一样,

    他的心终于开始慌了。

    当顾茹夺门而出的,他才反应过来,连忙解释着,等他想追上去的时候,发

    现自己裤子都没有提上,一副狼藉的模样。

    他不知怎的,心里无端的难受起来,刚才**快感,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他却是没有再追出去了。

    他太了解顾茹了,这个时候出面,得到只会是难堪,还不如先冷静冷静,事

    后在想办法弥补,反正类似这种情况,他遇到多了,回头在哄哄就行了,只是这

    次真的不一样了。

    医院里,张扬坐在手术室外着急的等待,耳边传来急匆匆的高跟鞋的声音由

    远及近,往常的时候他会好奇,到底是什么美女呢。

    只是现在他没有一点心情了。

    顾茹终于出现了,她来到张扬问道着急问道:「我妈怎么样了啊快说啊,

    我妈怎么了」

    张扬寒着脸,低下头,对于顾茹的推搡毫无反应,沉默不语。

    「问你话呢」顾茹急的直跺脚道。

    张扬这时才缓缓的抬起头,瞥了一眼顾茹,嘴里原本还想挖苦一番,但是看

    到顾茹那发自真心的神色,着急,愧疚,悲切,他硬生生把那些话放在心里了。

    缓缓道:「没事,不要着急,先让医生检查检查」

    顾茹听到张扬嘴上说没事,但是那种担忧神色,还是让她心里没底,不过她

    也明白关心则乱,无理取闹是没有用的,当下也一声不吭的坐在张扬旁边沉默不

    语。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心里牵挂刘茜的病情,不过刚才出去买水的秘书回来后,

    看到顾茹高兴道:「顾总,您终于来了,我之前打了好多电话,都找不到您,我

    都急死了」

    顾茹听到曲燕也这么说,她心里加难过,想起之前张扬的话,一瞬间变的

    有点无地自容起来,却是不知道怎么回应曲燕的话了。

    张扬知道这件事也不能全怪她,人毕竟赶来了,虽然迟了一点,毕竟不晚,

    他看到顾茹的神色,心里也有点不好受,觉得自己今天说的有点过,张扬接话道:

    「曲秘书,谢谢你的水,刘姨不会有事的。我们先等一等吧」

    曲燕能做到董事长秘书也不是没有眼力劲的人,三十多岁,身受刘茜器重,

    此次也是她机灵,发觉了刘茜的状态不好,在不声张的情况下,悄悄将刘茜送了

    过来,如果让公司那些人听到什么风言风语到时也免不得出一些波折,这也是当

    她找不到顾茹,却去找张扬的原因了,因为她听起过刘茜说过他,也知道这个男

    人住在刘茜家里,有了这层关系,她也才放心的敢叫张扬过来。

    等了一阵忙碌的等待,手术室的门开了,几个人迎了上去,发现刘茜还在沉

    睡,他们都没敢出声,但是顾茹看到她妈妈那副模样,坚强的她竟然忍不住哭了

    出来。

    众目睽睽之下张扬也不想太出风头的安慰她,曲燕却是心领神会将顾茹领到

    一边,而张扬却是了解病情。

    最后知道刘茜得是心脏病,当顾茹知道这个结果后,差点昏了过去,最后还

    是在张扬提议下,通知远在美国的顾伟,也就是顾茹的大哥,让他一起想想办法。

    顾伟今年三十三岁,在美国开了一个公司,发展的有声有色,知道这个事情

    后,没有多大慌乱,他知道以现在医术,所谓的心脏病也不是谈虎色变吓人听闻

    的事情。

    他当即就在那边联系好了医院,准备将他母亲接过去治疗,他也好在身边照

    看也放心点。

    回到刘茜病房得到医生通知,病人需要静养休息,最后不好说话。

    最后在顾茹的坚持下想留下来照看刘茜,不过需要先回家一趟,洗个澡,因

    为刘茜的事情没有消息,顾茹也没有怎么收拾就过来了,现在发现身子有点不舒

    服的感觉。

    曲燕主动要求留下来照顾刘茜,等顾茹回来换班,张扬也就顺道送顾茹回家,

    两个人在一辆车上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不过就在张扬开车的时候,接了领导的电话,说了他今天的早退的事情,张

    扬心里燥的很,不愿多解释,又不能不解释,讲完就将电话丢在旁边的杯座里,

    心事重重。

    一到家,顾茹就回房间洗澡,洗完后换了一声居家的衣服,坐在床上,看着

    手机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张扬经过她的门口的时候,发现顾茹情况有点不对,想起自己今天下午说的

    确实有点过分起来,就迈步进去,坐到她的身边。

    张扬几次想要张嘴说话,但是却是不知从何说起。

    反而是顾茹先开口道:「我是不是个坏女人,我妈妈都生病了,我还在

    」那件事对于她而言,终究是一个疙瘩。

    张扬道:「你为什么会这么认为谁都有忙的时候。你也说当时有事在忙啊,

    再说你事后不是急急忙忙赶过来了吗」

    听到张扬这么说,顾茹这才抬起头看着他的眼睛道:「你难道不知道我当时

    在忙什么吗」

    顾茹就这么一句话直接把张扬问住了,但是张扬能说知道吗

    张扬平静道:「我问你在忙什么了,你说忙事情吗,你也没告诉我,忙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啊再说事情都过去,刘姨那边我们好好安排一下就好了。你不要

    多想了啊」

    顾茹听着张扬貌似平静的回答,是认为张扬好像知道了点什么,她就那么

    看着张扬眼睛,一副倔强表情,似乎下定决心又平静道:「我现在告诉你,我当

    时在忙什么,你要听吗」

    张扬经不住顾茹的注视,主动离开视线道:「我又不是你的保姆,你有你的

    **不用对我汇报吗,过去了就过去了」

    「我当时正在跟高翔**,我当时很享受,电话响的时候,我早就听到了,

    但是我就是不想接,你打给我电话的时候,我们还在做,我接了你电话我很不耐

    烦,觉得很讨厌,因为当时我感觉很好,我在想为什么你要不停给我打电话当时 」

    顾茹貌似平时说了这段话,没等她说完却被张扬打断了。

    「够了,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提了」张扬打断道。

    「为什么不提,为什么不要提,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想法吗你喜欢我」

    今天有可能压抑了太久,但是等打开话茬后,她发现也没有那么难以启齿。

    「我没有,我只是把你当姐姐看」张扬否认道。

    顾茹一听张扬这话反而冷笑道:「当姐姐看那我问你,有哪个弟弟会拿姐

    姐的丝袜去自慰你以为事后洗干净我就不知道嘛」

    张扬一听这话,脑袋轰轰响,她怎么会知道怎么可能知道。顾茹的衣柜里

    有几十条丝袜,而且那天他没有忍住冲动,觉得自己被恶魔引诱了一样,事后也

    非常后悔,那一条黑丝也是顾茹换下来,没有洗的。他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顾

    茹怎么会知道,如果她发现了,为什么她没有一点反应

    「我没有」张扬只能否认道不相信顾茹早知道了。

    顾茹也不争辩继续道:「有天晚上我在客厅睡着了,你偷偷摸了我,这事你

    承认不承认」

    张扬一想确实有那么一件事硬着头发道:「我看你睡着,给你毯子盖,你不

    要冤枉我的好意」

    「好,这事你要这么说,那我也当你是好意那我问你,你的意思我在你眼

    里就是姐姐,对吗」顾茹道。

    「是」张扬不明顾茹什么用意。

    「好,现在你这个姐姐,告诉你这个弟弟,你姐我下午接到你电话的时候,

    就在跟你说话的时候,正在**,你知道吗」顾茹神色开始有些异样起来。

    张扬低着头道:「我知道」

    「你知道你说你知道什么」顾茹嘲笑的语气道。

    「我知道你们当时在忙什么」张扬如实道。

    「我开始问你的时候,你不是说不知道嘛」顾茹反问道。

    张扬不知道回答,他想了想道:「我怕你觉得尴尬,怕你以后不理我了,而

    且你们是正常的男女朋友关系,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我觉得我没有什

    么好避讳的那是你们的事。」

    「你不是说把我当你姐姐看嘛,如果你真把我当你姐姐看,你当时就不会那种

    反应,而且你为什么不阻止我,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事情真相,反而一味去激怒我

    你就那么想看我被人干,听我**,让你觉得很兴奋吗」顾茹跑语连珠道,

    讲到后面声音都有些变音了。

    张扬的脸色都白了,他知道自己应该好好安慰她一下,缓和一下关系,可是

    为什么反而把自己越推越远。

    「我没有我承认,我到时有点生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 」张扬

    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了。

    「够了,不要说了,你们都是骗子,一个个打着爱我的幌子去伤害我,我不

    要听了」顾茹告诉自己不要哭的,但是一想起下午那个无助的感觉,她害怕的

    浑身发抖,压抑一下下午的情绪,终于还是爆发出来。

    「姐,我怎么骗你了你要我判我死刑,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啊」张扬委屈

    道。

    顾茹什么话没有说,直接将自己手中的手机丢到张扬面前,张扬拿起手机一

    看,手有点颤抖,伸出手去解锁,咔擦一声解开了,映入眼前的画面正是那晚高

    翔与顾茹的**视频。

    顾茹的双腿收了起来,双手紧紧抱住,满脸泪水抬起头道:「你还有什么话

    说」

    还有什么话说,张扬哪里还能有什么话说,一样的苹果手机一样的颜色一样

    的没有带壳,关键的是,手机解锁密码还是张扬后来换的,是顾茹的生日。自己

    拿错了手机,而他的手机落到顾茹的手里,然后这所有的一切都无所遁形了,他

    终于知道顾茹为什么会知道自己拿了丝袜的事情,还有悄悄摸了她身体的事情,因

    为自己傻,把自己做的事情,当作日记草稿写了下来,存在备忘录里,死的冤,却

    一点不都冤。

    张扬一想到这里,他的心被针扎一样,痛的难以自己,浑身颤抖起来,又仿佛

    镜子破碎一样裂了一地,他的脸色苍白,眼泪无声的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