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血腥试炼

新城旧梦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原来是你!”张珂脸色一变,心中顿时有些萎靡,如果是凌皓的话。他还有机会逃走,但是皇甫静的,他根本没有机会。

    “张将军听过小女子的名号?”

    “小女子…”张珂脸皮不自然的抽了抽,随后道:“谁人不知南浦有两大战神,一是战无不胜的凌元帅,二是执法统领皇甫静。一个主外,一个主内。在南浦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张将军抬举,静儿一介女流岂敢称为战神,只是身为南浦执法统领绝不让人清扰南浦的人民。”话到最后,皇甫静已然严肃起来。冷声道:“全部抓起来。”

    “是!”

    身后骁骑军历声喝道,凌皓眉头一皱,开口道:“慢着!”

    “你是谁?难不成想阻挠骁骑军执法不成?”皇甫静凤眉一蹙道。

    “皇甫将军是吧,你要抓他们,我不反对,但是我朋友他们深中黄巾之毒,若无解药,三天必死无疑,所以还请…”

    “你的意思是让我放过他们?莫不是你也加入了黄巾军!”皇甫静脸色肃然,打断了凌皓的话,凌皓眉头微皱。他并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吴李两家,没有解药那必死无疑,凌皓岂能眼睁睁看着?这小妞也太会扣帽子了!

    “凌皓,你别着急,让吴李两家跟随静儿前往南阳,那里也许有办法解开他们身上的毒。”一旁的关颖见两人样子,连忙说道。

    “颖儿,你认识他?”皇甫静一愣,没想到关颖居然认识这种小地方的人。实在令她有些意外。

    凌皓同样疑惑的看着关颖,没想到她居然认识南浦国的将军,而且看其模样两人关系还不差,这是怎么回事?

    关颖也知凌皓的疑惑,但是也没有多说,走过来对凌皓轻声道:“有时间我在和你解释。你先别急,你朋友中的是张角从太平道术里得到的毒方研制的,并非只有他一人能解!”

    “笑话,天公将军所研制的毒药,岂是尔等可以解开的?”张珂在一旁冷笑道。

    “聒噪!拖下去!”

    皇甫静冷喝一声,凌皓犹豫片刻,他并没有阻止,相比较皇甫静,凌皓还是选择相信关颖。

    “吴兄,李兄。抱歉!你们身上的毒可能一时半会还解不了,不过我一定会竭尽全力找到解药的。”

    吴奇李毅两人对视一眼道:“凌兄,千万别这么说,一个武者的尊严你已经帮我们保住了。”

    “放心吧,一定会有办法的。”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能活着谁又会嫌多,更何况整个吴李两家一百多人呢。

    “嗯。”吴李两人只是点点头,并没有说什么,他们不愿意再给凌皓带来太大的烦恼。

    凌皓心中也将此事记下,就算南阳那边没有解毒的办法,他也不会就此不管,幸运的是,因为黄巾的大批军队先行,所以给张珂留下不少续命的药,所以一时半会还不用太过担心。

    “凌皓,你脸色怎么如此苍白?”关颖望着脸色苍白的凌皓,连忙问道。

    凌皓摇了摇头,一种疲惫感升起,心中知晓是枯木逢春已经结束,凌皓甚至可以感受到身体灵力的消散,原本的伤势更加重了。两眼一黑,失去了意识。

    今夜,众人便就近在城主府安顿下来,皇甫静也帮忙安排人将浦沅和关颖的书童接了过来。

    “还在担心你的朋友吗?”

    皓月当空,醒来的凌皓倚靠在大殿外的柱子上看着月空,身后传来关颖的声音,凌皓并没有回头,甚至连身体没有移动一下,轻声道:“其实我更担心凌家。”

    “你身体好点了么?”

    “已经没事了,谢谢你的灵药。”

    “按照吴李两家的说法,后来凌家是在一夜之间消失了,据说是去了南阳。”如果真是这样,凌皓倒是相信,毕竟凌皓的二伯,便是那位南浦的战神。

    “如今不仅仅是南浦了,附近几个国都皆都遭到黄巾的侵略,有些小国短短几天也已经被攻破了。已经数百万流民惨死与这种战争一下。”关颖叹了口气,也带有一丝无奈。

    “战争…永远是最令人痛恨的啊。”凌皓摇摇头,无论哪个时代,哪个世界,战争的残酷依旧那么令人发指。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关颖显然不想在这个话题讨论,问道。

    “去南阳吧,一来可以找找凌家,二来吴李两家的毒没解,那里或许真的有办法。”

    “放心吧,静儿说有办法,就一定有办法。”关颖肯定道。

    “对了,你怎么会和南浦的将军认识?”凌皓想起她两人的关系,不由的问道。

    “这件事说来话长。”

    “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可以不说的。”凌皓不勉强的说道。

    关颖坐了下来,手臂撑着美丽的脸庞说道:“倒不是不想说,只不过已经过去了很久,有点想不起来。”随后顿了顿然后再次开口道:“好像是在我十岁那年吧,我爹爹将我送来南浦,说是参加一次试炼,我和静儿便是在那次试炼中认识的。”

    “嗯?试炼?”凌皓也坐了下来,看着关颖美丽的侧脸,却发现她的眼神中闪烁着一些恐惧。

    “嗯,试炼。那是一处上古遗迹,参加试炼的人很多,大多都是年轻一辈,年纪最小的便是我和静儿。”

    “死了好多人。”关颖拨开一旁的秀发,脸上浮现着一丝不忍。

    “什么?”

    “参加试炼的人有十万之多。最后活下来的只有不到五个人。”

    “怎么可能!”

    一听这话凌皓也吓了一跳,这也太恐怖了,百分之一的几率都不到,这未免太吓人了。到底是个什么样试炼?

    “我和静儿便是这样认识的,只不过那时还未这般熟悉,自那之后我便经常来南浦,和她也渐渐熟悉。”

    听完关颖的解释,凌皓也才渐渐明了,不过从那个试炼便能看出,眼前的关颖,和皇甫静绝对是天之骄子,以十岁的年纪便在那种血腥的试炼活下来,便是很好的说明了。

    心中了然后,对于这位南浦国最年轻的女将军,凌皓也有了不少的了解。

    “不提这个,你有什么打算,此时本来与你也无关,没有必要惹祸上身,要不明天你就离开吧。”一个小小的张珂便有着化境的实力,那张角等人该是如何恐怖。

    这件事本来就与关颖无关,她也没有必要卷进来,不管怎么算,她都不是南浦国人,所以凌皓建议她先离开。

    关颖却笑了笑道:“当然要离开,明天不是去南阳吗?”

    “我的意思是…”

    “不必说了,我已经决定了。”

    关颖却是心下定论,她记得父亲对她说过,当以天下为已任。所以让她碰见此时,怎么可能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