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 看中的结果

白箩染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夜里淅沥下起了小雨,天亮时小雨变成了Wwん.

    清明节了!

    望着薄雾弥漫,盛蓝蓝的心里不免透出惆怅。明天就要和欧苏阳携子启程,迎接新的人生里程。她的心里既充满期待,又有几分不安。

    盛蓝蓝赶到公司交待工作,把公司首席执行官的位置交给弟弟盛剑锋。

    盛剑锋突然授命,显得很错愕,望着盛蓝蓝正要提出异议。

    盛蓝蓝笑望着盛剑锋,对他的工作能力给予大大的肯定和期许,期望公司上下支持弟弟盛剑锋的工作。

    会议室里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各部门经理、总监们心里都清楚,他们的美女老板决策从来不会失误,今天既然把公司重担交给盛剑锋,自有她的道理和考量。

    会议结束后盛蓝蓝急着去和欧苏阳汇合,准备去长仙山公墓祭拜大娘魏淑梅。

    最后望一眼亲手布置的办公室带上门,一回身差点撞上盛剑锋。

    盛剑锋眼里含着水光,这可把盛蓝蓝吓了一跳。急忙让弟弟进办公室说话。

    “姐,姐夫是不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你才要举家迁到北京去……”

    盛剑锋说这话时已经泣不成声。

    “晕,你想什么呢!”

    盛蓝蓝被弟弟的话弄得哭笑不得。不过她明白了,弟弟突然受到她的重托,肯定会想原因。这也怪时间仓促,她都没有时间事先和弟弟好好谈一谈。

    “你放心,我和你姐夫都健康得很。”

    “那你把这么大的事业都交给我……”

    “打住,我可不是免费交给你的。我还指望你把这份事业做好,将来给我挣足养老钱,我要和你姐夫环游世界。”

    “姐就逗我,你和姐夫哪用我给你们挣养老钱。不过姐放心,我一定把盛蓝集团做好。”

    “这就对了!我看好你,你一定行!”

    看着盛剑锋神情变得兴奋起来,盛蓝蓝笑着提醒他,还要把她成立的那个爱心基金也要接管过去,争取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人活在世上除了挣钱,还应该做一些有益国家和他人的事。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盛剑锋连连点头。这时盛剑锋的手机响了,荣雪儿报喜怀孕了。盛剑锋乐得从椅子上蹦起来,抱住盛蓝蓝原地转圈。

    刚好张艳秋进门,怔怔地看着盛蓝蓝被盛剑锋抱着转圈,长发都披散了,连忙喊盛总。盛剑锋才停住脚,兴奋地拉住张艳秋和他分享就要做父亲的喜悦。

    “恭喜你啊!不过做爸爸可不是那么好玩的,我家小筝总是半夜要吃东西,王志远好久没有睡好觉了。”

    张艳秋掩嘴笑。

    “不怕,能吃是福。我也想要一个女儿,长得像雪儿一样漂亮,最好还能像我姐一样有气质。那一定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孩。”

    盛剑锋的话最后验证了,他真的有了一个美丽的女儿,最后还嫁给了盛蓝蓝的儿子欧圣。其间和王志远、张艳秋的女儿王筝,盛剑楠和马丽的小女儿盛芯演绎了一场虐心的多角恋爱……当然这是后话。

    走出公司,盛蓝蓝望着远处又一处新建的大厦,想起和郝春来合资的地产公司,好久没有听到郝春来的消息了。犹豫一下还是给郝春来打一个电话。

    听筒里传来郝春来颓废的声音,盛蓝蓝吓了一跳。

    “蓝总,我对不起你!”

    郝春来的声音不但颓废,还有宿醉未醒的感觉。

    “嗯,你说吧,怎么对不起我了?”

    丁维康突然死了,郝春来费力搭上的关系就此断了线。在开发区那片创意园的投标中毫无悬念地落选了。

    郝春来初战失利,连日用酒精麻痹自己,更不敢向盛蓝蓝汇报。他觉得在盛蓝蓝面前把话说得太满,实在没脸面对她

    “就这事呀?”

    “唉,这几个月费用开支太大只出不进,你如果要撤资,我没意见……”

    郝春来等着盛蓝蓝骂他。女人的心胸通常狭窄,何况是这样一件大事,明明可以赚大钱的项目,现在倒贴了不少钱。

    “做将军就不要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这个项目咱们拿不下来,可以考虑从一个小项目入手。春晖地产公司毕竟是一个新公司,没有任何成功的案例供参考,如果这次真中标了大项目,我倒觉得这个行业有问题。我有个同学刚调到土地局做助理,你可以和他聊聊,看看有没有小项目可以先试着做一做。”

    郝春来本来等着被盛蓝蓝兜头抱怨,没想到盛蓝蓝却好言安慰,还给他新的希望。

    郝春来顿时感动得热泪盈框,急忙记下王志远的联系方式,浑身又充满能量。

    盛蓝蓝正要挂电话,郝春来突然告诉她,岳国智和伍丽君离婚了。

    岳国智和伍丽君是典型的无爱婚姻,真离婚了也不新奇。只是上次看见伍丽君还大着肚子,这会孩子应该都生了吧!难道岳国智狠心抛弃哺乳期的伍丽君母子?

    盛蓝蓝没有接话。

    郝春来马上说是伍丽君坚持和岳国智离婚的。

    伍丽君快生产的时候查出得了严重的妇科病,可能会传染将要出生的孩子,只好把孩子拿掉。

    “伍丽君那种人就是年轻的时候搞得太多了……”

    郝春来言犹未尽,不知他对伍丽君是同情还是幸灾乐祸。

    “没别的事我要挂了,我明天要去北京,以后你有什么事都可以和王志远说。我相信他的判断,至于资金,我既然投给你了就不会撤资。你尽量做好,这也是你人生最后一次辉煌的机会。”

    “是,我明白,我一定竭尽全力拼上老命!”

    郝春来立刻像打了鸡血一样声音都高了一个八度。

    在未来的中州房地产市场中,郝春来和岳国智的地产公司不时相遇一较高小。郝春来终于把岳国智逼走外地,岳国智却成就了另一个地产王国。

    而郝春来的春晖地产,在盛蓝蓝的幕后指导下,成了中州一枝独秀做出许多经典项目。

    和郝春来通完电话,盛蓝蓝立刻给伍丽君打电话。

    盛蓝蓝并不喜欢伍丽君透着狡黠和献媚的个性,但她同情伍丽君不甘向命运屈服,不停挣扎拼搏的坎坷命运。

    女人通往成功的道路上,不能靠取悦男人。这一点伍丽君始终没有参透!

    伍丽君接到盛蓝蓝的电话显然很意外,马上又流露出一丝落寞。

    “离了,我以后不能生孩子了,再和岳国智在一起就是耽误他。我祝福他和李彤婚姻幸福。”

    “李彤?”

    “你的小学同学啊!”

    伍丽君的语气酸溜溜的。

    “我和岳国智离婚的第二天,他们就领证了,应该不会办酒。李彤的头发还没长长呢!她曾经出家为尼的。”

    伍丽君自嘲地笑了笑。

    一个女人可以为爱而狠心落发出家,伍丽君觉得她无论如何也做不到。

    伍丽君突然发觉,她似乎从没有深爱过什么人,包括自以为爱得入骨的岳国智。

    那些曾经在她耳边甜言蜜语,在她身上冲动激撞男人的面孔,竟然已经模糊得伍丽君一个也记不起来了。

    “你有什么打算?”

    “我开了一间专业女子美容院,应该足够我这辈子生活了。岳国智没有亏待我,给我了许多钱还有一套大房子。”

    伍丽君说这话时终于露齿笑了,追逐男人的爱恋,为的不就是手握财富嘛,这才是她最看重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