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花都

第二十五章 偶遇 求收藏

七月的鱼2017-4-16 22:15:58Ctrl+D 收藏本站

    一天的时间便在叶飞扬的无所事事中溜走,索姓的是今天颜冰玉这个冷妞并没有找他的麻烦,叶飞扬这一天的过的自然是舒坦许多。

    度过了这漫长的一天,香岛酒吧,叶飞扬的身影如约出现,第一次出现是好奇,第二次是按捺不住心中的悸动,第三次第四次那便是习惯了。

    况且叶飞扬也想知道宁馨雨的身份,他感觉这个女人似曾相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宁馨雨曾经跟他提过中东,叶飞扬显然是去过的,而且去过的次数很多,但是却偏偏无法想起,在哪里邂逅的宁馨雨,若是见过,叶飞扬的印象应该很深的,毕竟像宁馨雨这样的美女可不多见。

    叶飞扬也想弄清楚宁馨雨的来历,殊不知宁馨雨也是一样如此,两人的目的相同,却都给彼此留下了疑惑,所以两人曰后注定还会有交集。

    “你们老板在吗?”叶飞扬对着对他一脸恭敬的服务生问道。

    “不再,”服务生回答道,“哦,”叶飞扬有些失望的点点头,“叶先生,您是在大厅,还是去雅间?”服务生问道。

    “你认识我?”叶飞扬疑惑的问道,“是的,昨天您离开时,老板曾交代,曰后叶先生是香岛的贵宾,要我们一定要恭敬。”服务生的客气的说道,暗中却在猜测眼前这个年轻男人的背景。

    能让老板如此谨慎对待,莫非是老板的男朋友,抑或是有什么强悍的背景,这不由得让他想入非非,但是无论是什么身份,都不是他所能得罪的,所以对于叶飞扬的态度自然越加恭敬。

    “在大厅吧,这里喝酒蛮有气氛的,”叶飞扬笑着说道。静静的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所谓的气氛,并不是叶飞扬喜欢喧闹,而是他喜欢喧闹之外的僻静,这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心境。

    看着喧闹,却不参与,这便是叶飞扬此刻的心境。

    酒水上齐,叶飞扬挥手让服务生退下,习惯了一个人喝酒,不喜欢身边有人看着,当然宁馨雨这样的美女除外。

    服务生退下之后,叶飞扬却发现了一个他意想不到的人,“冷艳上司,颜冰玉。”叶飞扬没想到颜冰玉会出现在这间酒吧之中。

    颜冰玉的酒喝的很快,饶是叶飞扬不解风情,但也能看出颜冰玉的心情并不好。

    角落里一个黑衣男子,眼光不时的看向颜冰玉,叶飞扬眉头微微一皱,黑衣男子身上有一丝他熟悉,却又让他感到不舒服的气息。

    颜冰玉出现在这间酒吧,自然是出乎叶飞扬的预料,而颜冰玉也未曾想过会在这里碰到叶飞扬。

    颜冰玉的心情的确不好,因为家里对她的婚姻的事,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女姓,颜冰玉骨子里讨厌这种安排的婚姻,而且还是一个她极其讨厌的男人。

    说不清什么感觉,对于那个男人他就是讨厌,尽管他没有做什么让她讨厌的事,但是她从骨子里讨厌那个男人,尽管他表现的一切都无可挑剔,但是颜冰玉就是不喜欢他,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有任何理由。

    对于家里的旧事重提,颜冰玉心中不爽,她没有帮家里打理公司,而跑到云氏上班,很大程度有这样的原因在内,还有一点便是想向家里证明,她自己能行。

    其实颜冰玉虽然冷艳高傲,但是她的理想很简单,就是要找一个自己爱的而又爱自己的男人,简简单单的过一辈子,为他生个孩子,每天上班,安静安静,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仅此而已。

    颜冰玉幽幽的想着,心中浮现一抹自嘲,“为什么这么简单的理想,想要实现,却那么难?”

    将杯中酒倒入喉咙之中,抬起头,却见到一个她平时极其讨厌的男人,叶飞扬。

    叶飞扬看着颜冰玉,眼角余光却在打量角落里的黑衣男子,叶飞扬清楚的看到在叶飞扬走向颜冰玉时,黑衣男子眉头微微一皱。

    叶飞扬虽然并不明白男子的意图,但是还是接近了颜冰玉,若是男子有恶意,叶飞扬无论如何要出手帮助一下。

    虽然颜冰玉和他的关系并不好,但是叶飞扬还是无法做到无动于衷。

    “是你啊,坐下喝酒,”颜冰玉冷淡的声音传来,叶飞扬苦笑的坐下,看着昏暗的灯光下,颜冰玉的俏脸,并没有平时的冷艳,相反还有几分娇柔。

    “心情不好?”叶飞扬的语气难得的温柔。

    颜冰玉点点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叶飞扬同时举杯,看着杯中的液体,“人的一生总有许多无奈,还不如今朝有酒今朝醉,”叶飞扬举杯,将杯中酒饮尽,颜冰玉蓦然间发现,这个平时吊儿郎当的男人,此刻竟有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不要抱怨生活欠了你什么?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公平存在,一切都要靠自己去争取。”叶飞扬笑着说道,看着酒吧闪烁的霓虹灯,目光苍凉。

    颜冰玉听着叶飞扬的话,点点头,“叶飞扬你有理想吗?”

    颜冰玉语气中出现难得的温柔,“理想啊,有啊,小时候我的理想就是让那个固执的老头子满意。”叶飞扬平淡的说道,颜冰玉并没有听出叶飞扬语气背后的沉重,为了这个理想,叶飞扬尽二十年的人生一片灰暗,失去了太多太多,得到的仅是一身凄凉的伤疤,和无尽的心伤。

    颜冰玉虽然不知道那个固执的老头子是谁,但是可以感觉出那是叶飞扬的长辈,因为叶飞扬提到那个老头子的时候,语气中带着敬畏。

    “来,为理想干杯,”叶飞扬将心中的杂念抛去,举杯邀请,两人的酒杯轻轻碰了一下。

    “我的理想其实很简单,便是找一个相爱的男人,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可是为什么如此简单的理想实现起来却如此的难?”颜冰玉幽幽的说道。

    将杯中液体的饮尽,昏暗的灯光下,叶飞扬隐隐看见颜冰玉眼中闪烁的亮光,那是颜冰玉的泪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