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花都

第二十二章 往事 求收藏

七月的鱼2017-4-16 22:15:42Ctrl+D 收藏本站

    无形间,两人之间随着话题的深入,也随意了起来,推杯换盏,倒是像多年不见的好友。

    恍惚是错觉,叶飞扬总感觉宁馨雨看他的眼神有意思若有若无的伤感之色,开始的时候叶飞扬并没有感觉到,但是随着酒喝得越来越多,这种感觉越发明显。

    当叶飞扬仔细看时,却又突然消失,宁馨雨面色绯红,吐气如兰,“叶先生这样盯着一个女士,是不是很不礼貌,”宁馨雨的声音还是柔柔的,看着叶飞扬的眼神,不知是酒精的原因,还是害羞,面色绯红。

    “额,”叶飞扬讪讪一笑,“是叶某唐突了,我自罚一杯,”叶飞扬举起杯,将杯中酒饮尽。

    宁馨雨咯咯娇笑一声,“我又没有怪叶先生,叶先生何必自罚呢?”一震香风袭来,宁馨雨的娇躯已经到了叶飞扬的身边,一丝若有若无的清香钻向叶飞扬的鼻孔,宁馨雨浑然不觉,为叶飞扬倒酒,宽松的衣服下,酥胸裸露,大半的雪白暴露在叶飞扬的眼中。

    叶飞扬只感觉酒气上涌,心中有一股欲望升腾。狠狠的甩了甩头,将心中这抹绮念抹去。

    “宁小姐,叶某不胜酒力,这是最后一杯。”叶飞扬嘴角带着一抹歉意说道。

    宁馨雨点点头,“叶先生说不喝便不喝,免得让人家说我这个东道主没有款待好叶先生。”

    叶飞扬点点头,与宁馨雨碰了一杯,两人同时将杯中酒饮尽。

    宁馨雨坐在叶飞扬的身前,叶飞扬感觉眼神有些朦胧,而那一抹诱人的雪白不时的在叶飞扬脑海中浮现,叶飞扬狠狠的摇摇头,他知道该是他离去的时候了,他真的怕与宁馨雨发生一些什么?

    此刻尚在清醒之中,“宁小姐,叶某要走了”叶飞扬淡淡的说道。

    宁馨雨微微一怔,“叶先生不在坐会了吗?”

    叶飞扬摇摇头,“抱歉了,宁小姐,家中还有妻子在等候,叶某来曰在与宁小姐把酒言欢。”

    宁馨雨咯咯一笑,“没想到叶先生当真是用情至深呢?想来叶先生一家必定十分和睦。”

    叶飞扬自嘲一笑,笑容中流露出一抹苍凉,没有说话,“若是和睦,自己又为何会流连酒吧呢?”因为酒精的原因,叶飞扬并没有刻意的去隐藏自己的情绪,而这一抹苍凉恰巧被宁馨雨所捕捉到了。

    “我送叶先生,”宁馨雨笑着说道。叶飞扬摆摆手,示意不必了。

    看着叶飞扬的背影,宁馨雨终于忍不住轻呼一声,叶飞扬转过身,“我有个问题想问叶先生,不知叶先生可否如实回答我。”宁馨雨郑重的问道。

    “宁小姐请说,”叶飞扬笑着说道,“这便是宁馨雨的目的了吧,”叶飞扬心中暗道。

    “不知道叶先生可否去过中东?”宁馨雨郑重的问道,一双眼睛颇为紧张的看着叶飞扬。

    “中东,”叶飞扬的目光浮现一抹追忆之色,随即一闪即逝,“呵呵,我一个混饭吃的小职员,哪有钱出国呢”?“叶飞扬苦笑道。

    “若是宁小姐没有事,我便离开了。”叶飞扬转身离去,宁馨雨静静的看着叶飞扬的背影,“你为什么不敢承认。”宁馨雨喃喃道。

    刚才叶飞扬目光中流露出的情绪,被宁馨雨清楚的捕捉到了,她知道叶飞扬在撒谎,或许叶飞扬表现的天衣无缝,但是那一瞬间的眼神骗不了人。

    宁馨雨或多或少的对特工做过一些了解,若是想从他们身上找出破绽,那么只有在他们防御最松懈的时候,所以宁馨雨刻意的营造了一个温馨的酒局,她从中终于捕捉到了叶飞扬的破绽。

    她一辈子也不会忘记那一次噩梦之旅,那是一个暗无天曰的地方,同宁馨雨在内,还有七个人,被关到一个暗无天曰的小黑屋里。没有阳光,没有食物,整整三天时间,所有人都已经绝望了。

    宁馨雨后悔,为什么要来这个地方,这个世界战乱最多,恐怖分子最活跃的地方,而他们一行人,无辜的被当做了人质。

    三天的时间,心里可谓备受折磨,这是一场对心里的考验,绝望了,他们真的绝望了,唯有宁馨雨一直在祈祷,在祈祷能有个人从天而降,救她逃离升天,可是宁馨雨知道,对于那时的情况来说,那不过是一个美好的愿望罢了,一个无法实现的愿望。

    那一年,宁馨雨才十八岁,正值花季,她不想死,她一遍一遍的向天祈祷。

    或许是苍天听到了她的祷告,或许是她的执着感动了上天,一个男人从天而降,宁馨雨也第一次见识到了恐怖的一幕,一条条人命,被那个人无情的收割。

    恐怖,惊惧在蔓延,但是那时的宁馨雨反而没有感到恐怖,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男人,在别人眼里他或许是屠戮生灵的恶魔,但是在她眼里她是英雄,因为那个时候有理智的她知道,若是那个男人不杀他们,那么死去的将是她自己。

    “怕吗?”那个带着面具的男子冷酷的问道,宁馨雨摇摇头,“真乖,”她感觉到了那个男人在笑。

    “跟我离开,”那个男人的声音依然冷酷,“我走不了,”宁馨雨清楚的记得他是这样说的,因为三天的饥饿,她的身子早已虚弱的不成样子,那个男人毫不犹豫的抱起她,她静静的依偎在那个男子怀里,很温暖。

    看着他刚硬的棱角,宁馨雨可以感觉到他很年轻,但是却又那般的成熟。

    无疑女人是敏感的,细腻的,宁馨雨的直觉是对的。

    “他们呢?”宁馨雨在他的怀中,问道,“他们会有人来救,”叶飞扬的声音依旧冷酷。

    那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年纪,自此,宁馨雨的心里便留下了一个背影,和那个人脸庞的轮廓,她曾经无数次的寻找,但是都被以国家机密所拒绝,无奈之下,宁馨雨只得放弃寻找,但是多年来,一直有一个梦,梦想着能与那个男人见一面,看看他真实的样子。

    时隔六年,宁馨雨终于遇到了叶飞扬,她相信,那个男人便是叶飞扬,只是不知道他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是她知道她的直觉不会错,她不敢贸然相认,她怕会得到失望的答案,在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态下,便有了今天的一幕。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