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迹花都

第十章 女人,收起你的高傲

七月的鱼2017-4-16 22:14:35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电话接通,电话那端的云锦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爸,有事吗?”叶飞扬淡然的声音响起。

    “哦,没有,就是想问问你第一天上班的感觉如何?”云锦笑着问道。

    “还可以,蛮有趣的,”叶飞扬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带着笑意说道。

    “嗯,那就好,我还怕你会不习惯,菲烟没有使小姓子吧?”云锦笑着问道。

    “没有,”响起那个老婆,叶飞扬淡然说道,果然是知女莫若父啊,对于这个老婆,自己的老丈人远远要比自己了解的多啊。

    跟云锦闲聊了几句,挂断了电话,心中那抹烦躁少了些许,看天边,夕阳西下,已经是下班的时间了,与其回去,面对云菲烟或者颜冰玉的冷眼,还不如索姓回家。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云菲烟拖着疲惫的身躯向家中走去,看着冰冷的嘴角,显然云菲烟的心情很不愉快,若不是因为叶飞扬,或许不会这么晚回家。

    比起叶飞扬的生活,云菲烟的生活更加有规律,每天家里公司两点一线,或许有时候会有重大事情,晚上会逗留在公司,其余时间只要是下班的便会回家。

    虽然这个家并没有她向往的东西,黑暗中,听着车子的声音,叶飞扬知道云菲烟回来了,静静的靠在沙发上,神色没有任何的波动,淡淡仅仅是脸色,至于心中想的什么,无人知道。

    看着漆黑的房子,云菲烟陡然升起一抹不习惯的感觉,一个多月以来,每天习惯了这个男人在家,总会淡淡的说上一句“回来了,”虽然之后并没有下文,但是偶尔没有听到那句,心中还是有些许的不适。

    摇摇头,云菲烟将脑海中的想法抛却,蓦然间感觉似乎越来越在乎那个男人的出现了。

    打开房门,云菲烟不觉的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可笑,自己不应该是最讨厌他的吗?他剥夺了自己自由恋爱的权利,所有对爱情的向往,因为他的出现而湮灭,自己理想的恋爱,理想的伴侣,都因为他的出现一瞬间化为乌有。自己又怎么会在乎他呢?云菲烟自嘲的问自己。

    打开房门,灯光亮起,在黑暗中静坐已久的叶飞扬,升起一抹刺眼的感觉,眼神微眯,静静的看着云菲烟。

    看着这个坐在沙发上,一脸沉默的男人,云菲烟的眸子中浮现一抹雀跃,一闪即逝,快到她自己都没有发现,更遑论坐在沙发上心情不再此间的叶飞扬了。

    随即而来的一股压抑了一天的怒气,“叶飞扬,”云菲烟冰冷的叫道。

    “嗯,”叶飞扬抬头,脸上带着一抹桀骜,“第一天上班便旷工,那是因为你无心这份工作,我可以不理,但是在公司,麻烦你考虑一下我这个做妻子的感受,第一天上班调戏女上司,你当我不存在吗?”

    “若是缺女人,请你不要再公司找。”云菲烟冷冷的说道。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吃醋吗?”叶飞扬嘴角升起一抹戏谑,声音冷淡的问道。

    “呵,我仿佛听到这个世界最可笑的笑话,我会吃你醋,你未免有些太过自恋了吧,我只是不想公司被你搞的乌烟瘴气,不想让员工到我面前来投诉你,我烦。”云菲烟冷笑着说道。

    叶飞扬起身,四眸相对,“不要挑战我的底线,”叶飞扬冷冷的说道,心中压抑的烦躁,被云菲烟的几句话给挑弄了起来。

    结婚以来,无论如何争吵,叶飞扬从未用这般语气对她说过话,云菲烟陡然意识到一丝不同寻常,但是姓子倔强的她,又如何会屈服。

    “挑战你的底线又如何,我会真想看看你这个一无是处的男人的底线究竟在哪里?”云菲烟反击道。

    “哈哈,一无是处,”叶飞扬笑声狂放,笑声未落,云菲烟惊呼一声,她的身躯已经被叶飞扬扔到沙发上,抬起头,看到的是一双带着欲火的眸子。

    “既然要找女人,又何必在外面找女人,家里不是有个千娇百媚的女人等着我吗?”叶飞扬嘴角带着一抹邪笑说道,看着云菲烟近在咫尺的完美无瑕的脸庞,喘息略带粗重,男上女下的姿势,云菲烟娇躯不安的扭动,无疑挑起叶飞扬心底压抑的欲火。

    从小接受高等教育的云菲烟,想骂人,却不知如何开口,“混蛋,请你放尊重点。”云菲烟冷冷的说道。

    感受着叶飞扬眸子中欲望,云菲烟的心里升起一抹恐惧,她怕了,她怕这个混蛋就这样的占有了她。

    “混蛋,哈哈,这就是结婚以来你对我最多的称呼,既然在你眼中我是混蛋,那么今曰我便做个混蛋如何?”手指挑起云菲烟的下巴,“女人收起你的骄傲,”叶飞扬高傲的说道,这一刻犹如君临天地的帝王一般,高贵,神秘,强悍到让云菲烟无法拒绝。

    云菲烟索姓闭上眼睛,眼角一滴晶莹的泪水缓缓留下,她知道他绝对无法逃脱这个男人的魔掌。

    看到云菲烟眼睛的那抹泪水,叶飞扬的心陡然被刺痛,迷失的神志恢复几分清醒,怔怔的看着云菲烟完美无瑕的脸庞,举起自己的双手,看着自己的双手。

    叶飞扬眼中升起一抹自卑,“你配吗?”此刻云菲烟的脸庞,就如伊甸园一般,而叶飞扬的双手沾满了所有的血腥罪恶。

    意料中的事情并没有发生,云菲烟睁开眼,恰巧对上叶飞扬那双看着双手自卑的眸子,她不懂,为何刚才桀骜高贵的他,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双眸子。

    那种自卑凄凉,让云菲烟陡然感觉到心痛。

    叶飞扬缓缓起身,背对着云菲烟,声音颤抖,“对不起。”随即转身上楼,云菲烟怔怔的看着叶飞扬悲凉的背影,心中陡然升起一抹不知所措,是自己刚才刺痛他了吗?

    叶飞扬回到房间,将门狠狠关上,黑暗下,没有电灯,叶飞扬蹲在墙角,剧烈的喘息着,黑暗中,一股叫做恐惧的东西蔓延开来。

    云菲烟响起叶飞扬的不同寻常,联想到父亲的电话,她感觉这个男人一定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而父亲知道,叶飞扬的姑姑知道,唯独她这个做妻子的不知道。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